面对高不可攀的房价,如今写字楼命运也“坎坷”。今年,一线城市的北京、深圳商业写字楼的空置率持续升高,分别达到17.7%、29.7%。今年上半年,作为新一线城市的天津市,其写字楼空置率高达36.1%,而另一个新一线城市,厦门市写字楼空置率也高达20%。写字楼空置率不断上升。还是供应体量过大造成的。

        北京写字楼租金方面上半年,全市甲乙级写字楼日租金降至7.19元/㎡·天,同环比分别下降6.74%、0.28%。其中,甲级写字楼日租金下降至10.32元/㎡,同环比分别下降7.86%、1.15%,乙级写字楼日租金降至6.08元/㎡,同环比分别下降7.18%、0.33%。当前市场环境下, 加大免租力度,以提高入驻率和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。
        而深圳楼市,目前写字楼存量约813万m²。未来五年,深圳将持续供应大量写字楼。5年后深圳写字楼的总量将达到1613万㎡。而现在就已经是空置率高达29.7%,未来看到的写字楼将是一半以上都是空的。
再者,天津市写字楼空置率从2013年开始降温。2015年时候写字楼月租金还有120元/m²。2016年当年的月租金已经下降,约是107元/m²。2017年写字楼继续下跌,月租金下降到92元/m²,同比降幅2.7%。到2019年租金已经在持续在90元上下波动。连续6年不断下跌。
        厦门市据业主反应,很多写字楼迟迟无法招租成功,价格不断下调。今年写字楼市场报价现在不含物业管理费,月租金大概是40~50元/m² ,而2019年时候的租赁市场行情较好,月租金有60~70元/m²。租金持续下降,业主也是苦不堪言。
无论是北上广深的老一线城市,还是新一线的天津与厦门,写字楼不再是什么香饽饽,市场行情不好,空置率也只会上涨。那么,为何写字楼空置率会升高呢?我认为,这其中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因素在作怪。

第一,疫情下,企业订单少,开源节流是目的。

        从2019年12月至今,疫情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影响着企业与个人。企业复工难,业务扩张受限,甚至业务量萎缩或者关门歇业,企业订单量减少,对写字楼需求下降,能减少租赁面积的尽量减少,做到开源节流的目的。而个人因企业复工难,创业意愿改变,使得投资等更加谨慎。这都无不影响写字楼的招租量。市场自然不会优待那些招租的业主们。那么写字楼空置率上涨是情非得已的事情了。

第二,网络高速发展,办公地点不固定化。

        如今网络快速发展。信息化时代一台笔记本走天下,在咖啡厅,家里都能办公,并且拼服务的时代,多以上门服务为主。不再是坐在办公室等着接单,等着别人来找你服务。办公地点不再被局限。5年前可能你使用这台式电脑必须使用有线网络, 如今A4大小的笔记本,到哪都有WiFi,办公地点不固定,自然不需要租赁什么办公楼了。写字楼也只能是台式机的“天下”,空置率上涨就不是什么稀奇事了。

第三,办公楼供应体量大,供大于求。

        就如深圳,现在写字楼总面积量八百万上下,出租约五百万平方,也就是还有大部分的写字楼招不到租客。而政府和开发商双向供给,楼市写字楼体量不断增加。但是,写字楼还受周边便利性和环境影响。地段差的根本就难出租,供大于求是未来写字楼的发展趋势。空置率也只会上涨。
第四,写字楼租金高,费用支出大。

        写字楼,名字好听,其性质属于商办型。租金、电费、水费、物业等都是商用费用。小企业,小公司,更青睐民房做仓库或者样板房。而写字楼自然无人问津。企业老板都有相同的降低成本思想。能省则省。那么,写字楼就会被市场抛弃,随之是那些民房更受欢迎。写字楼反而空置率上涨。

第五,写字楼打包出租为主。

        买写字楼时候你是一个人,但是出租时,你所购买的写字楼就会被中介以整层出租方式招租,而需求一间两间的散户或小企业,可能直接被中介抬价,意向租客自然被吓跑了。到最后小企业租不到,大企业业务量骤减而减少租赁或者不租。想着打包出租的方式认为可以多赚钱而少麻烦,结果两全其美的招租方式,到最后还是让写字楼空置着找不到租客。

        所以,未来写字楼租赁市场。无论是疫情结束与否。租金下跌会是趋势。科技与网络相结合,楼市写字楼更多会被淘汰。因为拼服务的时代,容不得你租个办公楼坐着接单,租那么多写字楼只会给自己增加经济负担。并且写字楼供应量未来持续上涨,租金上涨可能性也低。空置率高了,投资购买写字楼的人自然就少,毕竟收益率是会随着下降的。写字楼将会是剩余房源之一。


来源:腾讯网